IMG_4567

Fated Encounter

South western wind, chilling rain, feel like deeds supervening ’bout to institute; discerning changes await me or changed I become. ~ by Adrian Hoe, Spring 2014; inspired by Mrs. P.L. Travers It was a cloudy morning with some sun. A meeting was set the previous night so I washed and dressed up. I was running late…

佛教的衰亡(三)

(接前文) 现代佛教看是昌盛,几乎全世界各地都有佛教的踪迹。但是若干都已偏离原本的佛学。在这金钱为上的现代社会里,没有钱,出家人哪来饭吃?出家人也还是凡夫一位,也会肚子饿,要吃饭。寺庙需要钱维持。水电费、杂物费等等,都是钱。出家人就好比生意人,只不过方法不同。出家人出外到处为人做法事,不为是赚钱维持生活。有的寺庙也有出售骨灰阁,从而赚取金钱以维持寺庙和众僧的开销。 让我先说怎么样无知,不过先说无礼,因为无知乃无礼的因;无礼乃无知的果。 在第一章里提到,很多素不相识的“念佛人”来到我父亲家,礼了佛就坐下开始念佛。他们会尊敬佛而向佛礼拜,却没向逝者家属问候安慰。连这个基本礼仪也没有,难道这些人知道入庙拜佛要恭敬,不知道进屋敬人的礼仪?好歹都得问候和安慰一下家属。毕竟家属都是凡人有七情六欲,难免丧亲之痛。 今天是我父亲的头七。我们到家里拜了之后,就到释迦院的骨灰阁祭拜。当周围没人祭拜时,我走到我父亲的骨灰龕前瞻仰。由于我父亲的骨灰龕很靠近位于正中的地藏王菩萨像,我所站位置差不多就在佛像的前面。这时一位青年人手持一柱香悄悄地走到我身后,也没请我暂时避开好让他膜拜,就这样跪下膜拜。究竟他是在膜拜地藏王菩萨还是我的屁股?正当我要退后离开时,我哥哥喝住了我。幸好没有撞上那青年人手里的香。这是对地藏王菩萨无礼,因为该青年人没请我回避就贸然向地藏王菩萨膜拜。该青年人无知因为他不晓社会礼仪风范,不顾及他人的安全(万一手里的香灼伤了人怎么办?)。 好了。说完无礼和无知,现在要说这些“念佛人”如何玩弄佛法。 我父亲于星期四入棺。入棺前,仵工问我哥哥要不要替我父亲遗体注射防腐剂放干冰。我小姑和她的弟弟坚持不要。我小姑说,多念佛求佛菩萨加持,没事的。准备棺木时,她的弟弟还自以为是的向仵工交代该怎么处理。究竟谁才是仵工?连瞎子都可以看得出来那仵工心里不高兴,但他还是忍了下去。我哥哥没出声,我看在她是我小姑也是出家人份上,也不出声。当晚,我注意到我父亲的面有尸水冒出,我告诉哥哥和姐姐。姐姐说待会她会看看。我哥哥却说这是水分蒸发,没大碍。隔天早上,我看见棺材里已经放了干冰。 我小姑和她的弟弟的行为乃无礼、无知和玩弄佛法。无礼是不尊重仵工的专业知识而冒犯仵工。无知是对尸体自然腐化过程和防腐处理缺乏知识。那几天天气酷热。我父亲的遗体还未入棺前是放在客厅的床上,至少有风扇让空气流通,使腐化过程缓慢下来。当遗体入棺上了盖之后,里面密不通风闷热,就会加速了尸体的腐化过程。生死是自然过程。尸体腐化也是自然过程。佛菩萨都不能防止死亡,更何况能防止腐化?这岂不是玩弄佛法?他们的无知种下了因,得了无礼的果,也得了玩弄佛法的果。

佛教的衰亡(二)

(接前文) 一位北京的朋友得知我父亲病危,送了我一句话:“缘起缘灭,了脱一切众生苦。”。她是一位军人、一位博士生和一位无神论者。她家人都是文武双全的世家。她的寄语包含了众生面对生死的大智慧。 缘起缘灭,了脱一切众生苦。缘就是一切因果。有了因就有果。有了父母,就有我。缘起就是当我母亲怀孕有了我开始,他们就成了我的父母亲。缘灭就是我父亲要与世长辞了,不能再看到他了。因(父亲)了果(我)还在。不过他在我心里还是我父亲,到我与世长辞为止。缘起缘灭即是一切没有永恒不变的也不虚无的,也有生生不息的意思。现在,轮到我(因)和我孩子(果)缘起缘灭,一代接一代的传承下去。到时候缘灭,就放下一切,不畏死亡,勇敢面对。这就是了脱一切众生苦。当然这是我凡夫的理解。要是用般若来理解这一句,焉此简单? 试问,一位无神论者以佛学的智慧来开解我这位信佛者,我何等惭愧?我宁愿做个无神论者。无神论者不一定不能学佛。念佛的人不一定是学佛的人。当我二姐往生时,我把佛学看做为哲学而非宗教。现在,我要以无神论者学佛。 前文我提到这些所谓的“念佛人”,常把佛号挂在口边,去到那,念到那。念佛消遣,消遣念佛。颠倒是非、对人体器官医学狗屁不通,玩弄佛法。何谓佛号?为何念佛?什么是佛?阿弥陀经是为何物?地藏菩萨本愿经又为何物? 我父亲在九月中旬再度入院。9月18日我得到吉隆坡复疹,刚好我大姐要回来看父亲,可以搭我的车一道回来。在车里,我听到她向“念佛”的朋友在电话里说道:“今天是地藏菩萨诞,念一句南无地藏王菩萨相等于念两句。”哗!念佛也有搞积分的吗?好像去某某购物中心用它的购物卡购物,每花费一元得两分。念一万句相等于念两万句的功德?还不快快念! 我记得小时侯(六到十岁左右),我父亲常带我到青云亭拜佛、吃斋和听禅道老法师讲经。禅道老法师说,烧香是为了驱虫、记时和提神。所以烧一柱香就够了。烧太多很多烟,对呼吸系统不好。禅道老法师也说,念佛要慢慢的念和用心的念,不能急。能够念到一心不乱才是真的,而非念越多越好。念佛也无需大声地念,无声胜有声。能念一句就达成一心不乱,那就是无量功德。 佛学的衰亡,就是取决于这些无知、念佛消遣和玩弄佛法的人。 怎么样无知?怎么样玩弄佛法?

佛教的衰亡(一)

我父亲于2009年10月21日下午3时10分与世长辞。在他往生的前一晚,我堂兄至电通知我说我父亲不行了。当我赶到他家时,他看来有点痛苦。我堂兄、堂弟和我母亲已经大声念佛号。我说要送父亲去医院,我堂兄阻止我还致电给我大姐,她也通过电话阻止我送父亲去医院。堂兄说念佛给父亲去,念佛是这样的。 母亲告诉我父亲的心愿是要在家里往生。可是父亲向我说他要去医院。我向母亲解释说:“让我带爸爸去医院让医生检验。要是医生说不行了,马上送爸爸回家。”最终母亲也答应送父亲去医院。 这时来了好多“念佛人”。有男的,有女的。全都是素不相识的人。他们都是我堂弟召来的。他们有多大声就念多大声。好刺耳。 不到一会,救护车来了。医护人员把我父亲抬上担架之际,这些念佛人就马上停止念佛号匆匆离去。我堂弟也马上收拾东西离开。之后就没再回来。我堂兄向我说道:“医院你要去你去,我不去。” 到了医院,医生给我父亲做检验告知我父亲不行了。从他的生理信号看来,他有可能今晚就走了。为达父亲的心愿,我即刻替他办出院送他回家。医生说父亲的肺开始积水呼吸困难,输氧气能舒解他的痛苦。我就决定向医院租用氧气筒,可是父亲他坚持不用,所以就退还了。 回到家,我小姑(我祖母领养的)的弟弟和弟妇也到了。我小姑是方外,他们此时赶来其中目的自然也是念佛,有多大声就念多大声。到了凌晨3时还在念。我眼看我太太和三个孩子都疲倦了(老实说我也很疲倦),就带他们回家。这时父亲向我大声说:“回去吧。”他也三番四次要说话,可是却没力气说也说得有点含糊,加上念佛和法器铿锵大声刺耳,很难听清楚他的说话。 早上我们过来时,他们还在念。这时父亲他已经不省人事了,呼吸也很吃力。不过他的左手时不时都要拿起来又力不从心,好象是想唤我们那样。我看了都快哭出来了。等到我的大儿子放学,我们逗留一阵子,我就送他们回家吃饭。我们离开的时侯大概是2时。这时我大姐已经回来了。她马上加入念佛。当我们回家时,只剩我大姐一人在念。其他“念佛人”呢?都不见踪影了!3时10分父亲就往生了。我们没亲眼看着他往生。 晚上又来了好多“念佛人”,又大声大声的念。我的孩子生性好动活泼,最小的三岁,最大的才七岁。他们都还年幼不懂事,坐不久就到处跑玩耍去了。我和太太拿他们没办法。小孩玩耍时,笑声大了点。过后有位念佛人过来向我堂兄问道:”我们在为这位念佛的叫什么名?“。我的天!连往生者的名字都还没搞清楚就大念小念,正如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过后他又向我说道:”我们在为他念佛好让他安祥,叫你孩子不要吵闹。”。我即刻回顶了他一句,“你们念你们的”。小孩天真无邪,不知生死何谓,不能怪他们。念佛念到连小孩的习性也不理解,可哀! 我二姐在五年前也往生了。她走的时侯也一样,一大堆人大声念佛念到她断气为止。而且不让亲人接近她,连小孩都不能在场。 他们这些“念佛人”说,往生者要是听到亲人对他们说话、哭或笑(小孩的笑声),那他们就不舍得离开。而且念佛能让他们尽快往生。 自从我姐姐往生那天,我既笑看这些信佛庸众。他们把念佛当消遣吗?他们把念佛当做把人快快送西的工具吗?这是无知的念佛。读者要是“念佛人”看了这文章之后,若生气、若说我业障深重,那我就对你说,你也是愚昧的“念佛人”。 照医学来说,人要死时,肾脏功能衰退,肺功能大幅降低,导致脑缺氧。此时,人进入昏迷状态,五觉尽失。心脏和肺还在自律性的工作。自律性指心肌细胞不需意识来支配,就可以产生动作电位。心脏和肺功能不受大脑控制。它们此时会很吃力的工作至其功能完全衰退停顿为止。这是一切生命必经之路,也是宇宙万物的定律。既然五觉尽失,那逝者又怎能听到这些念佛之音呢?不管你念多么大声他也听不到,那又何必? 还有,如依佛经里说的,若是你造的业,你得自己来承担。那么,念了经,回向给亡者得以减轻他生前所造的业,这又如何说得过去?佛都说了,你造的业,你得自己来承担,那这些凡夫又哪来无边法力,念几篇经回向给死者,得以减轻他生前所造的业得生西方净土?这不是矛盾吗?还是笑话? 那晚,当务之急是给医生看看我父亲。要是还有得救,那就要救。要是不行了,就想尽办法让他过得舒服点,而不是叫这些“念佛人”来大声无知的念佛号。

Pulau Tikus

Pulau Tikus (Rat Island) is neither an island nor an area infested by rats. It is a name of a place on Penang Island which is said to be named after the actual Pulau Tikus Isle. Despite of its name, it is one of the upper class neighborhood with many mansions, bungalows and colonial buildings,…

Kek Lok Si

Kek Lok Si (or 极乐寺 in Chinese) is a Buddhist temple situated on a hill in Air Hitam in Penang. It is the best known Buddhist temple on the island and possibly the whole Malaysia. My last visit was more than 10 years ago with LA when I was giving talks at USM (Universiti Sains…

I am a buddhist

I am a buddhist. And my family are buddhists. Although I regard buddhism as a philosophy and education system, my family and I are true buddhists. The beauty of buddhism is that it is a peaceful religion and away from politics. I am very comfortable with the buddhism I am following now and there is…

People come and go

When I look again at my Happy New Year 2007 post here, it struck me again about “People come and go”. Who are we? No one will give a goddamn care about us (except our family), especially those who do not know us. When I look at the picture of Angie and the pictures 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