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懒趴”的华人

读了《回教党将是变天的最大赢家》也续我那篇《自私自利的马来西亚华人》之后,我不只感慨也愤怒马来西亚华人的怯懦,被他人说我们华人是“寄居者”简直是罪有应得。

前几天,我到巴生一处送东西。那边全是回教党的地头。我没有怕,反而更好奇。我驾车长驱直入。我迷路了,看到有一伙马来青少年坐在机车上聊天,我就过去问他们我要找的地方。一眼看去,他们都像那种吃饱没事作的飙车族,对一些华人来说肯定吓到半死,不敢问就跑了。当其中一位回答我的时侯,他的确让我感到非常惊讶。他说:“Uncle terus pergi, belok kiri, lepas belok kanan. Rumah tu sebelah kanan uncle saja.” (叔叔直走,转左然后再转右。那间屋子就在叔叔的右侧)。这位回教青年,多么有礼。回教非常可怕吗?

当我找到那间屋之后,屋主不在。其邻居出来问个究竟,那位 makcik 很友善的请我进去她家里等。他的儿子也盛情的邀请。我不好意思,向她们谢了,然后告诉她们我还没有吃晚餐(其实那时快晚上十点了,午餐只是草草了事),问她那里有 KFC,她儿子马上向我说方向。我有点满头雾水,他看出来就说可以带我去。我不想麻烦他人,就谢了。

用了晚餐过后,我又回到那里,屋主还没有回来。那位 makcik 请我进去喝一杯水。我答应了。然后跟他儿子还有儿子的两位朋友谈话了。他们都在工艺中学求学。我们还打成一片呢。过不久也很夜了,那屋主还没有回来,我只好把东西留在该邻居家,请她转交。她很乐意的答应了。第二天,我太太至电给收件人问她有没有收到寄存她邻居的东西,她说有也非常感谢和深表歉意让我等这么久。

回教党有什么可怕?我倒觉得他们都非常诚实和充满人情味。华人呢?不用我说到出面吧?

很可悲的是,很多华人连自己的宗教都搞不清楚,就连拜什么也不知道。就好象,一些华人,口说要支持华教维护华人文化,要送子女去华校,可惜连自己的中华文化也搞不懂。举个列子,为何新年要挂“红彩”?有的华人随便拿条“红布”挂上就说挂“红彩”。真是天大的笑话!要知道,“红彩”布料非一般“红布”的布料。有很多华人在新年家里也没挂红彩,也不懂为何要挂。一些华小华文老师也搞不好正确的发音。比如说,“风”,有些华语老师说“fong”。其正确的读音是“feng”。连自己的语言宗教文化都一知不解,还要跟人争平等。连自己的宗教也模糊不清,难怪会怕回教。无知!

81 Responses to "没有“懒趴”的华人"

  1. Adrian Hoe

    你们这两个丫头,在点火?

    好了。火点了,不用三昧火了。

  2. 龙
    6 years ago .

    哈!姐姐该死。被哥哥当丫头了。 :D :D :D

  3.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哦?芭蕉扇落谁手? :D

  4. 龙
    6 years ago .

    芭蕉扇落你手! :D :D :D

  5.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怎么由我点火变成煽火了?怎么个煽法?

  6. 龙
    6 years ago .

    火都点了。这里你最小,由你来煽啊。想想吧。

  7.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哇!欺负最小的。不公平!

    待我想想。

  8. 龙
    6 years ago .

    这里你年龄最小,学历也最小,当然欺负你啦!

    你大学里的讲师也不是“欺负”你们学生吗?公平吗?Got it?

  9.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坏!

    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就谈谈我们的毕业作业系统,和一般MMU工程系毕业班生如何选择他们的毕业作业题材。

    我们工程系毕业作业(FYP)是分为两个学期来进行的。我个人觉得学校的分配很怪,因为它是落在第一和第三的长学期,反而我们三个月的实习计划落在第二个学期。也就是说学生把他们的FYP完成了第一部分后就要把它搁在一边,到外实习了三个月后又回来完成作业的下半部。

    我们的FYP是一项10个学时的课程,一个学时得付325元,整个课程共付3250元。每一位讲师都会开放几道作业题目(基本上分作硬件题或软件题)任学生选,当然学生也可自行呈交个人作业计划书给讲师,要是讲师有兴趣的话便接受。我们平时就是自己做作业(这当然),用学校提供的设施如实验室(烂得很),去见我们的监督讲师向他们报告和讨论作业进展,这些讲师也会给我们一些方针,程度因人而异。有些“好”到令人咋舌,连source codes(open source)和整个硬件的schematic diagrams都给。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就是如此。她是要制作一个可以发SMS的固定家用电话,她的讲师直接将整个现成的电路图交给她,只叫她如法炮制做出一个电话来,还叫她把电路简单化,原因是:以她的水准她根本是无法作出整个电路。

    也就是因为这原因,许多学生在一开始选作业题目时,都是先看人(监督讲师)才看题。有些讲师特别热门是因为学生觉得他们“好”,会“帮”学生,make their life easy。评分也没那么严格,虽然拿A的机率很低,拿B+或B大有可能。我的监督讲师是出了名评分很严格,所以大多数的学生都不敢“冒险”找他。他的学生只有我和另一个男生(有些讲师旗下有多达十个学生)。

    基本上MMU的毕业作业评分很有欠公平。一个学生的作业是由他的监督讲师和一担任主持人(moderator)的讲师50:50来评分。所以,学生的作业评分水准根本不一。当中有偏袒也有刁难。所以嘛,Adrian说的对,拿不拿A不是问题,因为它一开始就“有问题”。 :D

    我们的毕业作业的知识产权到后来都归MMU所有,就算是学生自己提议的作业题材(self-proposed project),或是有外来公司赞助,也休想享有作业的知识产权。如果非要不可,就得和MMU谈判,往往涉及金钱交易。之前就有几宗案子MMU与外来公司争学生作业知识产权争上了法庭。MMU贪得无厌,赚了我们一人三千多元,连我们的知识产权都不放过。可是学生只可以索取最多500元的作业开支,还只限于消耗材料(consumable goods)。真是有够as**ole。

    好了,轮到你们来煽了。请问两位姐姐的大学的FYP系统又是如何?

  10.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对了,少说了一个程序,现在澄清,免得它日有人说我误导。现在有新的评分制度,有资格获A者将会进入最后遴选回合再度呈现他们的作品,进行演说,由多名讲师审定。据说是很严格的,可能到后来不超过5名学生合格。基本上,如学生有发表论文,或讲师们认为他的作业有足够的“贡献”(contribution),胜算会比较高。

  11. 龙
    6 years ago .

    好!我们点火、你煽风、由哥哥来泡制,肯定美味无比。

    先看哥哥怎么说。

  12. 龙
    6 years ago .

    喂?怎么没动静了呢?

  13.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我也有点不耐烦了。这东邪到底在炼着什么“致命药丹”?

  14. Adrian Hoe

    拉屎也要时间啊!

  15.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连屎都成化石咯。 :D

  16. Adrian Hoe

    之前不是有讲师说要提高考试难度吗?

    大学之道,不在于考试。考试只是一种推动力,让学生专心向学。这位讲师也未免太冲动了。也许他是在开玩笑?又或是他还搞不清楚大学之道?

    学习不是为了拿“A”。学习是为了增长知识。在小学如此、中学也如此、上大学更是如此。再度严格重申一次,拿9科、10科、或者15科A,并不代表什么;有一个博士衔头更不代表什么。只不过是读死书的书呆子。拿“A”不代表有知识。有知识不一定要拿“A”。这些制度只是一个标准来衡量学生的程度。但是,这个制度已经脱离它原本的意义。

    这个毕业作业评判根本就是一个不公平的环境。其制度根本就是一个不公平的标准。在这种环境,学生没有公平的竞争 (fair play) 。在“多重标准”制度下的“A”又会是什么好东西?

    为何这所大学会有这种荒唐制度呢?原因是,这些所谓的博士、硕士们,一点也搞不懂“比赛”规则,更加不懂作业的意义。

    监督人不应该评分。主持人(moderators)应该评审所有作业、主持人也不应该同时是某作业的监督人、主持人也不应该知道作业监督人是谁,这样才有一个标准和公平的制度。

    前几年,我把其中一个开发计划分配 (project seeding) 到拉曼大学 (UTAR)。四个人一组做一个作业。这个作业全部以 Ada 为主。它的主要目标是对跨平台 (cross-platform)开发。有 Linux, Solaris, 和 Windows。原本是要包括 Mac OS X,但是 UTAR 却没有这个平台,就给搁了。

    这个作业是要达到对全球定位系统 (GPS) 卫星实时锁定、跟踪和处理和计算由全球定位系统导航设备 (GPS navigational device)发出 的 NMEA 指令。

    这个全球定位系统并非什么新技术。然而,这个作业中选进入决赛,我也被邀请当评判。

    当轮到评判这个作业的时侯,主办当局不让我评判。我跟他们说道:“这样不公平。其他的作业有这么多位评判,这个作业却少了一位评判。我还是会给分。要不要用我的评分由你们决定。你们要是认为我打分不公平,可以不用我给的分数。”

    我给这作业最低分。原因是,呈现不好、队员没有协调、鲁莽、没有注意安全等等。因为在户内的关系,全球定位系统导航设备接收不到卫星讯号,要一位队员把设备放出窗外。他们没有考虑到队员的安全,让他手握住设备伸出窗外。那里有三、四楼高!我没有介入他们的作业呈现的准备功夫。

    过后,一位负责人很不客气的向我要评分表格。

    这个作业,从技术上来说,远远超越了其他作品。队员们学会了Ada、Linux、Solaris、cross-platform development、实时处理、全球定位系统导航、NMEA等等。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学科范围。其他的作业都是 Internet technologies,所用的不是 PHP、Java、就是 C/C++,全都是 Windows 平台。

    拿不拿冠军对于我来说根本一点也不重要,我也对队员们如是说。最重要的是其中的过程和所得到的知识。

    这个作业得了个“最佳奖”(Distinction),不是冠军。过后,队员们把那奖杯送给我做记念。这奖杯放在我家客厅。庆盈来我家可有看到。

    所以,在不公平环境里,拿不拿“A”更是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看他们怎么评判(除了增长和活用知识外)!

    在这种坏环境里,怎么样能进步?之前这位讲师有对庆盈说过,不管环境多么不好,你不能改变环境,那就只有能改变自己。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这种环境久了,也会受其影响,被同化了。

    之前这位讲师:你有学术上的资历和知识,可是你缺乏深入的探讨和长远的目光。这正是令我失望的地方。

  17. 龙
    6 years ago .

    好!

    果然公正。这评论是久了点,不过值得等。

    等我和姐姐练完功回来再说。

  18. Adrian Hoe

    至于知识产权方面,MMU 实在是贪得无厌。

    你们学生花钱读书拿个文凭,钱已经给了,它也赚了你们一笔,还要把你们的知识产权占为己有,也真是太过分了!

    如果它资助你的学费而你无须付一分钱,那它有理由拥有你的知识产权。

  19. Pragmatic Revelations : Against All Odds - The Rise Of An Industrious Country

    […]To bring to the point quickly (I am not going to write a summary of this book yet but to complement a post and its comments here), Kiichiro perfected the automatic shuttle changing device which his fathe, Sakichi, invented for Toyoda Spinning & Weaving Company.[…]

  20. 尉迟书贤
    尉迟书贤 6 years ago .

    马来西亚的教育是其政治腐败的贡献系数。没错,这的确是一台“巨型风车”。

    在不公平的环境里,造就了无公平道德的公民,才会有不公平的政治环境。这“滚雪球”/“巨型风车”效应将越滚越大,最终自取灭亡。

  21. 尉迟书贤
    尉迟书贤 6 years ago .

    抱歉。正在多线程运行,才消化完你的回帖。

    “学习不是为了拿“A”。学习是为了增长知识。在小学如此、中学也如此、上大学更是如此。再度严格重申一次,拿9科、10科、或者15科A,并不代表什么;有一个博士衔头更不代表什么。只不过是读死书的书呆子。拿“A”不代表有知识。有知识不一定要拿“A”。这些制度只是一个标准来衡量学生的程度。但是,这个制度已经脱离它原本的意义。”

    念书不用功,等于白搭工。

    这情况在我国也非常普遍。这种情况也把我国学子分划出一条代沟。唯有知识份子和一些传统家庭把上学当作求学问的过程。其他的都是有着“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态度的家庭。

    书贤

  22. Allison
    Allison 6 years ago .

    龙:“这评论是久了点,不过值得等。”

    慢火细熬出真香。:)

    Adrian: “拿“A”不代表有知识。有知识不一定要拿“A”。”

    绝对赞成,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好例子。>.<

    可是,向“A”看的人太多了。很可悲的是,为“A”而断送自己生命的人也不少。才上个月MMU里就发生了一宗学生自杀案。据说是一位成绩优秀的男学生因受不了学业上的压力而选择跳海轻生。我曾想过,如果他在生前认识了Adrian,听他说道理,不知结局会是如何?

    从小学UPSR,初中PMR,高中SPM,到大学先修班STPM,有多少人为了考获多一个“A”而补习班上个不停。就连现在小学生一个礼拜补习的时间和学校上课的时间几乎一样长。一般补习班的老师怎么教?就是不断地让学生作练习,作答这些考试的“热门”题目,往往都是朝最短捷径来达最大目标(score straight As’)。从小学到就一直被这种读书为考试的文化影响至中学毕业,上了大学,要改变思想作风不是不可能,只是很难,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毕竟,躲在泥沼里近二十年了,老早就适应了周遭的环境和生活方式,要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决定改变前是一大难关,在改变中又是一大难关。

    你要说泥沼是一个恶劣的环境,偏偏生存在泥沼里的生物何其多。没有了泥沼,这些生物反而活不成了。那么,这些生物,又怎会认为泥沼烂?当然,任何一个环境中都会有强弱之分。所谓的强者究竟有多强?在特定的环境以超越其它生物的优势生存,即使再强也有限于环境。

    “不能改变环境,就改变自己。”

    这句话是有道理,但是,在一个坏环境中,你又能改变多少?或许你发现了这环境的恶势,你自求改变,在这坏环境中成了强者。你的水准超越了其他同环境的人。然而,跨过了门槛,在没有竞争力的情况下,你还会做多少改进?

    When you’re the one-eyed man in the land of the blind, will you still bother to gain the sight of another eye?

    Adrian也说的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当你的思想和周遭的人不一样时,你不是改变自己的思想去配合其它人,就是远离他们,当个独行侠。要做到丝毫无受别人影响又能和他们相处融洽这中鱼与熊掌兼得的,就如荷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有多少个能办到?我办不到,所以我选择了远离。我和几位好朋友,从情同姐妹,做到排斥的地步,内心的确做了多次挣扎。尽管如此,偶尔还是不忍完全拒绝她们。我想要是没有Adrian多次提醒,我很大可能就走回头路了,唉。:(

    庆盈

  23. 龙
    6 years ago .

    读了你的回帖,看来你已经有所改变。不过,前面的路还很长、很艰辛,不能松懈,希望你早日走出这泥沼。你是否有发现到你脚下的泥沼逐渐的浅了?

    哥哥是位罕有的人材。我相信你可从他那儿得益不浅。相信你已经对哥哥的思维十之有八了吧?

    至于那位先前轻生的同学,蛮可怜的。我有信心哥哥一定能开解他。可惜已经太迟了。

  24. Adrian Hoe

    还没睡吗?

    你们太抬举我了。

  25. 龙
    6 years ago .

    就要睡了。一早要和姐姐去练功呢。

    姐姐和我正在把一些分布式处理软件“归零”,重新用Ada开发。姐姐好利害哦。短短一个星期就掌握了Ada的基础,现在也已掌握了Ada并行式 (concurrency)。

    姐姐和我要把三套分布式处理软件重新用Ada开发,然后在后个星期返回单位时,把Ada推荐给她的上司。

    (注:姐姐说她早上会回帖。她已经累了。)

    祝大家晚安。

  26. 尉迟书贤
    尉迟书贤 6 years ago .

    好多人有一个错误的观点,就是读书拿张文凭自然就可以有高薪的工作。这是一般人对上大学的错解。社会的进步,自然而然地造就了社会对大学文凭的错误要求。当一位企业的主管对招聘的要求没有妥善的了解和处理,他们对大学文凭的要求往往都误入歧途。这进一步造成了人们对招聘要求的误解,进而把大学文凭当成高薪工作的通行证。

    在大学里,考试只是一种确保学生学习进程的方式。最重要的是,学生们怎么样把知识活用、怎么样以公平方式竞争、怎么样对他人和社会负责任等等的技巧和竞争能力。就如哥哥说的,考试只有造就更多的书呆子、缺乏之前我说的技巧和竞争能力。当人们缺乏了这些技巧和竞争能力,他们渐渐地变成对社会和生活上,包括政治和宗教种种的无知。

    哥哥的见解之深奥非一般普通人能所理解。哥哥的呈现方式更有一番巧妙。哥哥对其文章的呈现方式会给读者带来误解和愤怒,也让读者反思。哥哥的文章好比一面照妖镜,看破一切众生的善、美、丑、恶。

    我觉得哥哥应该往博士学位前进,在大学里散播正确的求学态度。现今大学里逐渐缺少像哥哥这种人材。哥哥已经有了好多的基础,只要有了博士学位,就能付诸于行。哥哥对哲学独有的方式,往这方面也说不定有更好的机缘。

    书贤

  27. Adrian Hoe

    “照妖镜”,好听的名字。就将我的华语博客取名为“照妖镜”吧。

    我正有向博士学位前进的意图。

    现代大学生不单只缺乏技巧和竞争能力,也缺乏学业和职业道德。英语有句话,“Knowledge is power”。我也有句话:“Fake knowledge is powerless”。

    在这些下等大学里面,考试了得拿了张文凭毕业了,得到的只是“假知识”(fake knowledge)。为了应付考试所得知识就是假知识。

    当这些大学毕业生拿了张文凭但是没有真知识上了职场,自然竞争力没有这么强了,往往会作出有缺道德的事。

    我曾经目睹一位拥有本地MBA学位的华人主管,因为不会做而把事件搞砸了,把责任推给华人下属。她那可怜的下属硬啃死猫。我看不过眼当场把她给举发了。她人长得蛮漂亮的,穿着也蛮性感,但是蛇蝎心肠,有MBA但是没有竞争能力和道德。之后,我得知她被炒鱿鱼了,而那硬啃死猫那位没有学历的下属反而升职了。

    庆盈:你一定要充实你的竞争能力,不要老是往“A”看。有了竞争能力,“A”自然手到拿来。当你走出这片烂泥沼时,你自然远离了这些苍蝇、屎虫。那时你所面对的,是食物链上边的猛兽。他们强大的竞争能力,有如老鹰、秃鹰、老虎、狮子猛兽把你给吞食了。那是弱肉强食的环境。没有竞争能力,就要背包袱走人。这正是为何那些国外留学的人又回国。原因很简单:缺乏竞争能力被淘汰所以回国。却记,却记!

  28. 千里走单骑
    千里走单骑 6 years ago .

    不好意思,这么迟才回帖。之前我电脑的M键出了故障,失灵了,要输入中文字有点麻烦。前天苹果维修中心才替我换了个全新的键盘连同上盖。:-)

    老师:谢谢您的忠告。我很感激您的用心良苦,非常庆幸遇上了您。

    先谈谈原文中所提到的正确发音。昨天我逛大众书局时听到当时所播放的一段儿童录音教材。唉,惨不忍听。对白不但生硬,还频出误音。最明显的是”我们“的”们“,本应读轻声,却被录音里的小瓜们特地拉长发音,读作”mé~n”。唉,简直是误人子弟。还有什么唐诗三百首三字经的,许多”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爱给孩子们背,却缺乏正确的指导。就算背得出来九成也是死背,正如“小和尚念经,有口无心”。有些家长为维护其长辈的威严而不懂装懂,胡乱向孩子解释。若有篇诗如老师所写的 《摧心取脑》,肯定会有家长将之诠释为“摧毁其心脏;掏取其脑袋”。哗!梅超风之《九阴白骨爪》??此等邪诗、如此毒功,背不得,更练不得!:D

    中文虽然是我的母语,我说的华语却也不见得标准。但我自认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上,当然是指如书贤姐姐和龙等中国人,那自然远远比不上;下,那可多了,且不提名举例。我小时候爱和妈妈一起看中国和台湾出产的连续剧。印象最深刻的是琼瑶剧(我妈是个琼瑶迷)。当时我在耳濡目染下学会了少许的中国和台湾腔调,也学了不少成语生字。我有一位很好的中文启蒙老师,是我小学的班级任导师,教了我三年中文。她的中文造诣高,也说得一口标准的华语。我之后的中学中文老师都远远不及她。在这里,说标准的华语反而与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了。

    语言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来自同一个母体,在不同的地方却会自然地变形,形成当地独特的风格。举个例子,A地人和B地人都说华语。你在A地说B式华语,虽然沟通得来却成了异类。你在A地混久了,不知不觉中你也会说A式华语。有时不是你刻意去学,而是你潜意识地去配合大体,慢慢地,习惯成自然。这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存在吸引力,避不了,除非,你和当地人完全融不来。老师不是说过曾留居欧洲有一段日子吗?没记错的话你说当时你说得一口流利的英式英语(还是美式?),是吗?回马不久后却又打回原形了。这正是我想表达的。所以,环境影响之大,不容轻视。

    有者认为,之前我们所谈论的话题离题了,其实不然。我们只不过给原题加油加酱,越炒越香了,吃的人也越吃越辣。

    有句话说:”有水源的地方就有华人。” 华人是当前全球最大的移民群体,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够竞争立足社会。华人移居南洋,早至唐代。东南亚国家的经济发展,华人功不可没。没有早期华人的血汗成就,大马可有今天的成就?说不定还是片番薯地呢!华人移居大马,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出自某人的狗嘴里,“寄居者” 这词却含贬义和排斥性。他敢这么说,而且坚持不道歉,也是因为大部分的大马华人没有“懒趴”,好欺负。要是这里的华人个个强悍,有足够的实力权威,他人哪敢如此放肆?

    大马的教育制度,目的不在于教育和提升全民,而是志在维护一种族的利益,正如书贤姐姐之前所说的。大马华人已被大马的教育制度压迫于一个低水平,爬不上来了。要上不是不可能,只是非常困难,要作出比别人多许多的努力才能冲破隔膜。很多人没这能耐就放弃了,甘于停留在那一水平。正当全世界其它地方的华人随时代的发展而前进时,大马华人却站在原地望尘莫及,还在为不公平的种族压迫做无谓的挣扎。

    一个人若停留在一个低教育水平,就无法开放思维视野,进度自然有限。当然,在这里,有大学文凭并不代表有高教育水平。有博士学位的,往往也只是得其身躯而不得其灵魂。当然,我知道其中也有少数的好苹果,只可惜处在劣环境而难有大作为。

    话说回来,我们究竟有没有离题?:-) 我们的原料(原文),就是环境给人带来的影响不是吗?我们的配料(回帖)更是精彩,倒跑出了活生生的例子来。同是华人,为什么相差那么远?《桔生淮南则为桔,生于淮北则为枳。》我想这名句由始至终都存在于这话题里。由两岸华人联炒,简直是色香味俱全。

    庆盈

  29. 龙
    6 years ago .

    这回帖写得蛮不错。看来庆盈妹妹的思维有所改变了。可喜可贺。但可不要停止改进喔。看来这戏又有得唱咯。

  30. 无
    3 years ago .

    Adrian Hoe

    请问…我可以问问你关于MMU的多媒体设计吗?

    什么学校的Multimedia Desigh比较好?

  31. Adrian Hoe

    无: LKW University

Leave a Reply